当前位置 : 首页 > 公益 > 内容

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回应超7万亿投资

 2019-07-12 08:59:19

徐绍史:经济增长从需求来说有“三架马车”,大家都比较熟悉。我刚才说了,今年整个世界经济的复苏都是比较疲弱的,国内经济又面临着下行的压力,因此外需不可能有很大的改善。那么消费需求有平稳的增长,应该说就不错了。所以在拉动经济发展当中,还是要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消费是起基础作用,投资是起关键作用,所以从发改委来说还是要充分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切实提高投资的效率。我们正是从这么一个角度来考虑,要更好地打好投资的组合拳。

怎么充分发挥它的关键作用、提高投资效率呢?它的具体路径就是要解决投什么、谁来投、怎么投三个重大问题。投什么?我们也经过认真地研究,现在的投资已经不完全是传统意义上的“铁公机”,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现在的投资主要用于补短板、调结构、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发改委在去年就推出了七大工程包和六大消费工程,这就是解决投什么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要解决的怎么投、谁来投。谁来投很简单,就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政府要用好自有资金,也就是财政资金。发改委掌握的中央预算内投资4776亿,财政那么困难,今年还给我们加了200亿,本来是4576亿,大家可以想想,整个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已经达到51万亿,我们占1%都不到,这个投资能解决什么问题?所以要用好这个投资。第二句话,要撬动社会和民间投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要放宽市场准入,创新投融资的体制机制。这是解决一个谁来投的问题。

中央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

谢谢主持人。我是中央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本届政府多次强调不搞强刺激,但是我们也留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在很多场合,发改委也提出要搞投资组合拳,加大投资。现在外界估算这些涉及到的资金应该超过7万亿以上,我们想请问徐绍史主任,这个数字准确吗?这是不是意味着又一轮的强刺激要开始了?谢谢。

这7个大的工程包,第一个包是信息、电力和油气、网络工程。信息,我们现在建设的空间非常大,你们可能注意到了,前些天工信部向我们另外两家通信企业颁发了4G牌照,如果这个4G牌照发下去之后,先要搞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我们测算了一下,就有几千亿的投资,这么一个投资完全不要政府投入,都是企业投的。电网也是这样,完全由电力公司在投。油气管网是由油气公司,除非到了城市,地方政府可能要投一部分,我们这么大面积的一个国家,到去年年底油气管网才11万公里,美国是50多万公里,这些都是短板。同时,我们还要做环保领域的投资,也是一个大的工程包,还有清洁能源、中西部的铁路,现在中西部铁路的需求量很大。整个铁路运营里程11万公里多一点,其中高铁有1.6万公里,你们可以打开地图看一看,中西部的铁路距离形成网络还有很大的空间。再有,重大水利工程,现在我们确定了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今年要开工的就有27项,这个投资也是巨大的。另外,还有棚户区的改造,今年我们进一步加大了力度,所以这些工程包加上6大消费工程,养老家政健康、旅游休闲、教育文化体育等,都是我们投资的领域,所以它解决了投什么,投什么主要就是补短板、调结构,以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

大会主席苏嘉全院长,现场的贵宾,电视机前及网络上的全体“国人”同胞:大家早安!

纺织行业一直被视为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拥有近百年历史的无锡一棉纺织集团颠覆了这一观念。

不少学校在儿歌创新方面做出新探索。在世界儿歌日到来之际,记者来到成都市武侯区四川音乐学院附属实验小学,发现5年级的近50名孩子正在练习《杜甫在成都》。根据儿歌中所描述的情节,孩子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增加不少肢体动作。孩子们说,特别喜欢哼唱这种由诗歌、历史故事改编而成的儿歌,“很轻松,感觉唱着唱着,把作业也完成了”。

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两件事,就是政府必须把一些现金流比较充裕又有稳定回报预期的好项目拿出来,让社会资本、让民间资本来做,政府还要进一步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与政策性金融机构、基金、社保、保险、信贷、社会上的各种投资基金和投资公司加强合作,共同来扩大投资的规模。至于刚才记者朋友提出是不是强刺激,我看这个问题是误读,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而且现在还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我们投资的领域很大,投资的潜力也很大,所以我们在一些需要投资的领域来加强投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不存在强刺激这个问题。问题就是解决投资的效率,能够得到精准有效的投资。谢谢。

尽管央行逆回购操作较上一日的400亿元有所放量,但MLF操作量不及到期量。对此,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央行操作基本对冲了到期MLF所带来的影响,使得流动性基本保持稳定,既符合当前流动性需求,又有利于调整期限结构。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5日(星期四)15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就“经济社会发展与宏观调控”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以下是发布会实录:

而蒋尊玉的女儿蒋某某,也同样生活在蒋尊玉的“光环”下,是附着于其腐败链条之上的“寄生虫”。

第三个要解决的是怎么投的问题。怎么投?实际上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加强合作,所以投资的组合拳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通过购买服务、通过股权合作、通过共同投资来加强与社会资本的合作,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我们也正在起草特许经营条例,去年我们也给各地发了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指导性文件,有合同范本,大家通常称作为PPP的方式来推动合作。

(三)自觉贯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善于理论联系实际;

明确要将计划生育等政策与户口登记脱钩,分类实施无户口人员登记政策,全面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

1996年至2018年,被告人吴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71.1106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上一篇:跨境电信诈骗系列案侦破背后:遣返途中摧毁又一窝点
下一篇:武汉三大火车站百余趟列车停运 加开4趟动车疏运旅客
作者:隐藏    来源:隆治崔留网
热点推荐
最新新闻
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
版权所有:  隆治崔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