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35亿私募票据基金现兑付困难,供应链融资模式的痛点在哪里?

35亿私募票据基金现兑付困难,供应链融资模式的痛点在哪里?

2019-11-30 16:35:27

蓝色的字,注意6月21日~

进入经济生活的一切

介绍:上海一位私募机构官员解释说,绝大多数普通纸型基金都有投资回报权。归根结底,它们是具有债权性质的贷款,这些贷款仅基于作为文件主体的企业所持有的文件。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编号:JJBD 21)

记者方平海在上海报道

马春元

照片/虫子

诺亚财富(Noah wealth)踏上雷成兴国际34亿应收账款融资的脚步,将第三方财富公司、私募股权和资产管理公司多年来广泛使用的供应链融资模式浮出水面,并逐一揭示了这种模式的流程和风险点。

《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了解到,上海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上海华凌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华凌公司”)近日披露了票据系列产品不付款的问题。

据《21世纪商业先驱报》记者获得的、投资者提交给上海监管部门的资料显示,华凌公司是“华凌泽银行稳定系列票据分类私募股权基金”和“华凌客户系列银行承兑汇票分类私募股权基金”的私募股权基金经理。该系列产品于2016年私下提出,并通过华凌公司公开销售。总规模为35亿元人民币,其中优先基金份额为23.7亿元人民币。

2019年1月,华凌公司突然宣布延期停止向投资期限届满的投资者支付本金和收益。

原因是由于新资本管理条例的实施,证券基金监管部门要求公司退出产品,而受托人恒泰证券有限公司已停止执行公司支付转移资金的指令。

后来,恒泰证券向投资者否认了这一说法。

华凌公司相关人员还表示,由于经济环境恶化,“交易对手”(实际上是贷款人,未披露具体机构)违约,资金无法提取,导致产品损失和不付款。

投资票据收益权的票据基金

票据基金是一种相对常见的私募产品形式。资金由资产管理机构筹集并投资于银行,以接受汇票或票据收益权。这种产品推广形式的亮点是银行接受具有稳定回报和高流动性的汇票。

华凌公司的相关产品资料介绍了各种账单模式下的盈利方式:

1、通过市场贴现率获得基本门票收入;

2.合理配置票据池和兑换票据(大票兑换小票,城市商业银行和农业商业银行票据兑换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票据),从差价中获利。

3.进行高频票据交易,低买高卖,获得利差;

4.趋势交易,即期限错配交易;

5.现有银行理财产品套利(当银行券利率高于信用证或当前贷款利率时,质押银行券将被信用证贴现)。

《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从市场上了解到,这种模式曾经非常流行。在上海的中国资本管理、合资企业管理和良卓资本管理都是发行更多纸质基金产品的资本管理机构。

一家高级私募机构告诉记者,但这其中有一个悖论。票据市场是一个巨大而成熟的市场。真正的投资银行承兑汇票确实具有低风险、高流动性的特点。但是,首先,票据交易需要资格,私募不具备资格,除非是通过关联交易公司进行交易;其次,票据交易收入不高,难以弥补私募股权基金的融资成本。

以中国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泽银系列票据基金产品为例。作为资本端的一种固定收益产品,它为100万-299万英镑的投资提供了9.5%的回报率(业绩比较基准)。300万至599万人中的9.8%;600万-999万人,10%;超过1000万的10.3%。该系列产品的期限从3个月到18个月不等,上述回报率为12个月。

《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票据贴现和交易的回报率不到10%。这意味着基金财产无法通过真实票据业务产生足够的收入来支付产品成本。

产品延期后,CLSM与投资者举行了沟通会。以已经清算的产品18号为例,中国领在沟通会上发布的信息是:该基金不用于投资银行承兑汇票,而是全部用于“交易对手”票据收益权的投资;由于2019年6月以来国内经济形势恶化,“交易对手”票据流通的周转效率下降,导致票据收入严重下降,基金预计损失25%;基金信托账户的金额为零,因为所有“交易对手”都违约了,基金没有资金可返还。

投资“交易对手”的票据回报率是多少?这种投资稳定、流动性高吗?它能覆盖资本方面如此高的回报率吗?

供应链融资模式的难点

上海一家私募机构的一名人士向《21世纪商业先驱报》的记者解释说,绝大多数普通票据基金都有权获得投资票据回报。归根结底,它们是债权性质的贷款。它们仅基于作为票据主体的企业所持有的票据。例如,诺亚财富此前借给成兴国际34亿元人民币,贷款基础是成兴国际持有的京东、苏宁等机构的应收账款。“它性质相似,但名称不同。这实际上是供应链融资的一种形式。”

供应链融资是最近经常提到的一个概念。诺亚登上莱城星国际后,一家财富管理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此类事件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好事。该模型以及每个环节的风险点都展示在公众面前,以便每个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和理解。

这位高管认为,这种模式在未来仍有很大空间。大量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是银行无法满足的,但市场上的大量资本管理机构可以做到。关键在于所涉及的风险能否得到控制,例如,诺亚事件中涉及的应收账款能否逐案核实。

上述上海私人配售商告诉记者,与抵押品相比,收益权实际上是一种“虚拟”资产,即没有权威可信的机构来认可和确认这些权利。例如,诺亚曾讨论过在中央银行信贷调查中心的“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和公示系统”中登记应收款的问题,但这不能被视为某种对权利确认的认可。也就是说,这种融资模式不能保证收益权确实能够产生稳定的收益,特别是当资本以固定收益产品的形式出售给投资者时,这就需要资产收益的高度确定性。

“事实上,市场上更多的私募股权基金只是以投资票据的名义筹集资金。真正的钱实际上并没有像声称的那样流向相应的资产。”据上述资深私募股权专业人士介绍。目前,类似的私募基金产品无法备案。

本期杂志编辑陈思

我在看。你呢?


彩票app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安徽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